時間過得真快,一星期的志工生活很快的過去了,如果不是因為要回學校準備功課,真想繼續留下來當志工。

醫院是一個最真實的地方,也是最殘酷的地方。不知是因為人生的真實面在這裡呈現的太完整了,讓人覺得殘酷;還是因為這裡呈現的景象太殘酷了,讓人覺得這樣的人生,才是真實的人生。

生離死別、生老病死在你眼前上演著,那麼真實,距離是那麼近,那麼殘酷,令人心驚、令人害怕、令人覺得生命的脆弱和人生的無常。

我站在醫院大廳中,一排排等著繳費的病人、一個個坐在椅子上等著領藥的病人,他們臉上寫著痛苦和無奈,他們臉上有著太多身體健康的人無法想像的折磨和壓力。這個時候,應該是上班或上學的時間,但無常一到,病痛一來,不分老幼,無論男女,一律得接受病痛帶來的不便和打擊。

我才真正體會到上人所說的:「生命沒有所有權,只有使用權。」如果不把握當下去努力做事,一旦身體因病而不能發揮使用權,一切都已太晚了。

望著那些排隊等候繳費和領藥的病人,我心裡不免感慨:其實他們還算是較幸運的。

三天前和顏師姑去居家關懷,案主扶養四個小孩,最大的十歲,最小的才二歲,上個月案主因車禍往生,留下妻子和四個嗷嗷待哺的小孩,我們去看他們的時候,那個二歲的小孩感冒,他們沒有錢看病,連三餐都成了問題,哪有錢看病呢?

顏師姑買了些蘋果,她和案妻談話時,看著案妻,案妻看著顏師姑;我看著那四個小孩,四個小孩一直看著桌上的蘋果;那個六歲的孩子,低頭看看蘋果,然後抬頭看看顏師姑;又低頭看蘋果,再抬頭看顏師姑,然後小小聲的、結結巴巴的問了一句:「可不可以吃蘋果……」顏師姑聽了,趕緊道:「可以啊!」並叫我把蘋果拿到廚房洗一洗,我走到廚房,水龍頭還沒打開,眼淚不禁流了下來。

像這樣貧苦窮困的家庭,在台灣不知道還有多少;像這樣苦難的眾生,在台灣黑暗的角落,不知道還有多少?

台灣有九百億美金的外匯存底,九百億美金的外匯存底又怎樣?台灣有百分之六的經濟成長率,百分之六的經濟成長率又怎樣?台灣的國民所得已超過一萬美金,超過一萬美金又怎樣?

在那些黑暗的角落,還有窮困貧苦的眾生,還有太多太多苦難的眾生,他們活得那麼悲卑微、那麼痛苦、那麼沈重,生命對他們而言,成了最重的負擔、最困難的聖事。

讓我們給卑微一點尊嚴,讓我們給黑暗一點光明,讓我們給苦難一點溫暖,在陶醉於經濟奇蹟後,在誇耀經濟成長後,在紙醉金迷、燈紅酒綠後,想想那些苦難的眾生,他們的幸福,就是我們的付出﹔「人傷我痛,人苦我悲」,他們的眼淚,就是我們的。


資料來源:www.inex.twmail.net/temp/p04/226.htm

分享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